20190606-为自己记录

昨天整理笔记,把一些杂乱的内容放到了blog里面,把笔记用卡片盒的方法整理起来,争取今年完成。Blog这边多记录一点。

想想最近都没有写公众号,越来越觉得公众号是为了写而写,就像很多人学写作,但这些写作只是一种技术堆积,太贪图眼前的利益,并不是写作应该有的目的。公众号本身也是腾讯垄断的围城,内容封闭、管控,间接导致了其他几个平台也各自封闭,不是我想看到的互联网。大约互联网在变化,如同水流,并不以某个人的想法而改变,而是众人的共同选择。

写作和生活本身大约都是积累的过程,不能停。这周开始了解了一些徒手力量训练,断断续续是没有效果的,事实上这次的银川马拉松让我感受到,自己的身体状况太弱,需要改进。

这周在读的一本书是《内在的敌人》,提到在抗战时期华北地区只有三个洋人,作者雷震远神父、带领作者来中国的雷鸣远神父,还有一个就是白求恩。他们为什么还留着日军占领的华北,大约是因为两个神父拥有宗教带来的力量,白求恩有国际主义精神。作者讲述的我认为都是真的,因为他有上帝;从他的经历得出的结论,可以看出一种类似生物演化的巨大能量:一个政党、一群民众、一个人,都在努力以自己认为正确的方法求生,求生意味着不择手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