攀比消费

今天读万维钢的《高手》,有一节讲到美国人攀比的例子,来自《成功与运气:好运和精英社会的神话》。大意是富人收入多了就要买大房子,稍微穷一点的富人就被影响到,也跟上消费,接下来中产阶级、普通人也开始消费。作者弗兰克称之为“花费传导”(expenditure cascades)

我觉得还真是很有道理。

消费习惯从富人顶部传导下来,形成整个社会的习惯,在中间的人最难拜托,因为他们有能力也有动力,反倒是接近底层的人群因为消费能力有限,所以会放弃一些。但这种模式在中国也是一样的。比如在每个城市、城镇都能见到类似的豪宅,审美出奇的一致,应该是因为设计师就是那些,然后带领了装饰材料、家具、电器、日用品等等的消费,各种范式有些无聊(比如欧式、地中海式、新中式风格,就像中世纪贵族或者地主吗?),家家也差不多。反过来想,其实挺悲哀,都被一样类似的方式裹挟着。

尤其是城市有了房,甚至多套房的人,必然要买大房子、精装修,不断把钱包里的钱拿出来折腾。

书里说,作者弗兰克给出的建议是,征收累进消费税,也就是消费越多纳税越多,富人回报社会。他举了一个例子,富人买300万的车开在糟糕的公路上,不如买150万的车,拿出150万做公共设施建设。这个办法肯定利于大多数人,群体收益最大,可是富人愿不愿意呢?“富而好礼”,可能需要慢慢来实现,现在还是大金链子横行的年代。

还有,不断买房、装修、消费的好处,对政府来说就是拉动消费,这也是经济增长的根源,所以从制度角度看,是不会限制富人消费的。所以我觉得,人类是无法走出消费主义的圈子,只能膨胀到灭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