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《不必读书目》

读《不必读书目》

刀尔登这本《不必读书目》,是朋友推荐读的,作者本名邱小刚,石家庄人,北大中文系毕业,才子。

别被书名迷惑,这书本是专栏集结,每一篇都是类似“不读《庄子》”,“不读红楼”这样的题目,作者在前言里也说这么起名是“危言耸听”,只是为了批评,又进一步说,作者不满的是“今人对这些观念的态度,而非那观念本身”。因为古人在彼时只能那么想,而今人固守旧观念,甚至以此标榜,就不是好事了。

所以这本书,是评价旧书里的观念,于今人去读有什么值得注意的。作者说的简单轻松,却能看出博学又机智,读下来颇为畅快。

比如,作者说《山海经》里古人记录那个时代,充满了冒险精神值得敬佩,但要是用《山海经》来证明美洲是中国人先到的,就不是读此书的路数。学多古书受时代限制,再褒奖也不应超越那个时代,过分解读和分析,不见得是挖掘“传统智慧”,而是借古人谋私利了。

作者说“世界上最愚昧的事,是允许自己处在愚昧中。”要是非要相信古人用一、二、六十四等等几个数字能解释一切,而不相信已经验证的事实,那就是文明的颠倒,大家就倒退着回到古人的愚昧世界里。

作者说起红学,也是语言犀利,他说要是我们中间大部分人相信《红楼梦》不是简单的小说,而是蕴含着某些超过小说的理论,是“我们的教育真是失败呀”。作者说,现代教育的要义,在于“传授知识之外,还要训练学生掌握辨别真伪是非的一套基本程序。”解释开就是:我们对外部世界的判断,除了能亲自接触的就只能依赖别人传授,通过考察别人如何得出结论的过程,就可判断自己的立场。在这个辨识判断的过程,才是教育的目的,是学习的目的。以此方法考察这本《不必读书目》,就知道作者的用意了,就是死读书不如学一点逻辑判断。

书里对教育说了不少,比如“今天文章写得好的,都是从别处得来营养,语文教育界攘其功而归诸己,未免皮厚。”以作者的心思,文章能写好来自教育体系之外的读书,光靠学范文没用。书里还说“如当今的作文教学,若说骨子里仍是八股,教育部一千个不答应,人民教师一万个不答应,若说不是,那又是什么呢? ”不知道要得罪多少人呢。

这本书里散落更多的,是对古人、古书的幽默评价。作者说评价徐霞客的文章中,最好的一句是说徐霞客“无所为而为”,也就是为游而游。剩下的为了写而游,再或为了写而写的,就无趣了。说到《孙子》的智慧被各行业钻研学习,作者说“不用读《孙子》,我们就已经拥有了使别人不幸福的种种智慧”,而怎么让自己幸福呢?作者说一切书里都告诉我们“别人的不幸,就是我的幸福。”,真是大实话。

作者说到茶经,说起他喝茶的经历,“轮到我时,只能支吾几声,不知所云。人家以为我深沉,连换三四样,最后急了,泡上压箱底的绝妙好茶,我只好如实赞美:‘这个最烫。’”读到此处,好茶的读者不知道作何感想呢?

说到底,那些古书到底是否值得读呢?我想作者是支持去读的,不读怎么亲身体验作出评价呢?倒是这本书,就显得“不必读”了。

2016112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