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不见的叉子——《舌尖上的历史》

人造食物和改变基因

有一次我在某个群里聊天,突然大伙讨论起黄金大米的事儿,我顺口说了几句支持的言论,就被群起而攻之,于是只好灰溜溜关闭窗口逃走。转基因这事儿确实挺麻烦,作为外行人,也不容易说清楚,但争吵也无济于事。植物的基因是不是天生就是今天的样子呢?似乎不是这样。

拿玉米来说,如果仔细看看,这东西还真适合当食物:种子大而饱满、玉米穗轴粗壮、植株结实、生长迅速还很好吃,优点多多。可是,玉米的祖先其实是美洲大陆的一种野草,是少数基因突变造成了极大的改变。这种基因的变化,不像现代科学家透过新技术修改某个基因,而是人类不断的选择适合做食物的种子,保留了那些有少量改变的基因,许多年过去,玉米就成了现在的样子。

如果明白这个原理,就容易理解我们身边的大部分食物,其实都是“人工干预”的结果,否则,其实也许根本没有你我,因为自然生存的植物根本没法养活这么多人嘛。

举个例子,胡萝卜本来是紫色和白色的,后来因为园艺家们给荷兰国王进贡,创造出可爱的橙色。结果,在2002年有人想重新种植和销售紫色的胡萝卜,消费者完全不能接受。

人类对食物的改造,起到最大的作用,就是让人类从依靠自然的渔猎活动,改变为农牧活动,“人造”生物取代野生生物,人类更加文明,而加剧了自然的破坏。听上去挺凄凉啊。

过去的有钱人

如果一群古代人,就像游戏帝国时代里那样,都一点点种地,为什么有的人就累积出更多的财富成了地主呢?这个问题并没有确切的答案,但一种理论我觉得比较靠谱:人们愿意贡献一些食物给强势的人,并且为他劳动以求庇护。

显然在很古老的过去,食物才是硬通货,食物是货币可以买卖、交换,甚至纳税、交租。如果一个地方适合种植,必然会聚集很多人,一旦产生冲突就很麻烦;这时有人能站出来说:你们几个听我指挥,把其他人打跑,好不好?结果这个人确实有点天分和胆识,真就打赢了,其他人就会努力耕种把余粮给这个人,那这块地就成了他统领的。

这么说看上去太简单了,可历史也许就是如此。虽然现在食物已经不能代表是否富裕,但在人类历史早期,忙着分配多余食物的人,才是有钱人啊。

香甜驱动的战争

在过去食物并不能长期保存,如果几个人围猎了一头野牛,那就必须猛吃几天,要不肉就臭了。后来人们发现,用带有味道的树皮来烹制有些味道的肉,也可以入口,于是香料被利用起来。不过这种说法也有问题,按照前面说的,有钱人也就是食物充足的人,其实只要吃鲜肉就可以了,对香料其实没有基本需求。然而,香料却物以稀为贵,成了文明拓展、殖民侵略的原动力。

简单的说,就是欧洲不出产香料,而那些王公贵族却迫切需要这些彰显身价的物品。倒霉的是,香料产出在东方的亚洲,和欧洲之间隔着穆斯林国家,由于宗教、利益的冲突,欧洲人拼命倒贴金子都买不来足够的香料,于是,他们必须想办法绕过去。

于是大航海时代来临。大名鼎鼎的哥伦布并没有找到香料,但他幸运的发现了美洲,顺带让很多食物流传到欧洲和其他大陆,比如玉米、土豆、番茄、菠萝,还有辣椒,其实他们想要的是胡椒。最终麦哲伦同学很努力的实现了向西航行到达亚洲的夙愿,并且,开始了罪恶的殖民时代。要知道那个时代,香料比金子还贵,所以我相信食物真是驱动航海的重要动力。

殖民地的重要产出是蔗糖,它可以让欧洲人在喝茶、喝咖啡时不那么苦涩,蔗糖的需求产生了两个影响巨大的结果:罪恶的奴隶买卖和机械的进步。种植甘蔗需要大量奴隶做工人,而为了制糖而研制的机械成为工业革命的引子。

拿破仑败给了食物

在游戏英雄无敌中,有一种技能叫“后勤学”,可以增加游戏对象的移动速度。每天多移动一点,就能尽快达到目的地,这在战争中的优势是显而易见的。在早期战争中,这种优势可能与食物的关系更密切,因为没有口粮战士都要饿死,对方就能不战而胜了。

拿破仑被在俄国的失败,是他衰落的起点,其实拿破仑非常善于后勤管理,他善于把部队分成几部分,分别在各自的区域搜寻粮秣,也就是抢吃的,然后迅速集结进行大战。这种方法是对普通供应体系的补充,不过在俄国失效了,因为俄国人除了有残酷的严冬,还把吃的都烧光,法军补给困难,抢都没的抢。唉,希特勒同学乱入一下说,还是不要随便打俄国这种天寒地冻的地方。

好在人们一直想办法延长食物的保存时间,法国厨子阿佩尔就走在了很多科学家前头,发明了罐头。于是除了保障了战场上的军人,老百姓也能享用罐头里的食物了。

看不见的叉子——食物改变历史

《舌尖上的历史》

如果让你回答,到底是什么推动了历史的发展,也许有很多答案,但估计不会是一样东西:食物。看不见的手推动了市场(亚当•斯密),而食物就像一把看不见的叉子,推动了历史上很多大事件的进程。

以上的一些历史事件,都与食物密切相关,这些内容来自《舌尖上的历史》(An edible history of humanity)这本书。

2015071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