先辈的宝物

先辈的宝物

脚下石板松动那一刻,我觉得,这辈子可能要完结了。

开始下落了,四周的岩石发出闷响,跟着我一起移动。像蹦极吗?我没有尝试过。我这一次,并不是为了享乐刺激而来。我的职业,是挖掘者。

好吧,有点自我吹嘘了,我其实是贼。就像千百年流行的一个职业:盗墓,我干的这行也类似。不过,从五十年前的新历元年开始,就没什么人去盗墓了。不是因为来钱少,是因为整个地面都可以叫做坟墓。

我从书上看到的答案是,新历元年,陆地上的国家积聚已久的矛盾最终爆发,各国拿出隐藏多年的武器,向对方领土发起攻击。在我看来,这种久违的战争就像是演习,因为绝大部分人都已经搬到近地轨道的人造城市生活。这场战争,让陆地更加荒芜,城市建筑大半被毁,高耸的山已经变成绵延的土丘。武器商大发横财之后,陆地空气更加稀薄,生存条件越来越差,居民少的可怜。我想,我们的祖先一定没有预知陆地会变成这样。

不过,我必须经常到陆地去,我的工作就是在废墟里,寻找客户想要的东西,然后领钱。

这次也不例外。我收到邮件,任务要求在A城市的废墟下寻找几件瓷器。唉,以现在的技术复原文物都绰绰有余,但总有人喜欢古旧的东西,说有历史的味道。瓷器具体在哪儿,只给了我座标,剩下的就靠运气了。

然而,运气有点糟。我进入这座坍塌的建筑,发现支撑的石材大都被震裂,我的定位设备指引我走到一个地方,正好引发了坍塌。

很快,我落到一片黑暗中,看来下落的不怎么高。我查看了头盔的供氧指示,还好一切正常,又动了动手脚,发现没有大碍。打开头灯,周围的光亮让我一下子没法适应,摸索着走了几步,我渐渐适应。看上去,我所在的地方是建筑下面的避难室,万幸。我开始沿着墙摸索,在一排坚固的铁皮柜子前站住。

撬开柜门,我惊异的发现一排瓷器!目标到手,我立刻想到交付后拿到的一大叠钞票,该去享受点什么呢?人工海滩度假?还是赌场叼着雪茄玩上一夜?

我把心思从筛子和筹码中用力拉回来,不对,这些瓷瓶怎么看上去这么规整,绝对不是文物!以我有限的知识,这些圆柱形的规则瓷瓶,一定是现代工艺制造的,难道我的任务是取回这些不值钱的玩意儿?

我小心翼翼的拿起一只瓶子,瓶身光滑洁白,看来没有被损坏,瓶子上部有金属的密封盖,还刻着一些编号。我放下一只,拿起旁边一只,一模一样。

我又仔细查看,这排瓷瓶的背后,立着一个牛皮纸信封。我伸手去拿。

就在这时,我感到脚下一阵晃动,是地震?还是刚刚坍塌的延续?来不及思考,我迅速蜷缩到柜子跟前。轰隆的响声淹没了我。

然而我又一次安然无恙,只是,在我抬头查看避难室屋顶时,霉运终于降临到我身上:房顶被倒下的地面建筑封死了。我被困住了。

头灯依然明亮,可我的心开始灰暗起来,要命的是,头盔提示我,我携带的氧气只能维持三小时了。

我迅速打开通讯器呼救,这一通电话的信号,从地下飞向卫星,回到近地轨道的人造城。911接线员问明我的情况,说系统估计最近的陆地救援人员,会在八个小时后赶到我的地点,让我不要移动,静待救援。

擦,我骂了一句,挂了电话。要是能移动,我干吗还要求救?

我坐下来,减少运动,没有氧气,被救援的只有我的尸体,还有这些瓷瓶。对,我对自己说,应该看看那封信写的什么。我站起身,从柜子里拿出信封。撕开,里面只有一张信纸。展开,上面写着:

你好,请接受我的歉意。我们这代人不断的破坏环境,未来的你会不会咒骂先人呢?我想一定会。我是个手工艺人,做瓷器的,这些瓷瓶是我亲手烧制。虽然我算是不错的工匠,但这些瓶子并不珍贵,更珍贵的是瓶子里的东西。我从很多地方,海边、森林、山谷、农田等等,采集了空气样本,它们是这个地球自然的一部分,我希望能用自己制作的瓶子保留它们。祝好。L.D 2020年1月4日。

一星期后,我回到人造城市里狭小的家。我终于弄明白,我的委托人可能通过某些方式,得到了这批瓷瓶的线索,然后委托我寻找,但委托人眼里的宝物并非瓷瓶,而是瓷瓶内的空气。

虽然我没能拿到赏金,这些价值连城的宝物,被我独自享用了。